后续 Ending

返程

机场困境

总结

最喜欢阿姆利泽。
最讨厌阿格拉和德里。
非常喜欢瓦拉纳西和斋普尔。

讨厌旅行团。

对不起

拒绝了瓦拉纳西一家的拍照邀请。

不靠谱的网上资源

Tutu车的费用。
各种价钱。
火车站很容易。
国内的观星思维。

后续思考

惯性思维

看中国人的历史,很清晰,改朝换代,五德学说,罔替循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大体上都是统一,或者呈统一的趋势。可是印度(南亚次大陆)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统一过,就连现在也被分成了三个大国。

中国讲“胡虏无百年之蕴”,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渐渐被同化,而印度一直被外族人入侵。每一次入侵都带了新的文明。

  • 印度“统一”的时期

    • 阿育王(孔雀王朝)
    • 戒日王(戒日王朝)
    • 阿克巴大帝(莫卧儿帝国)
  • 中国“分裂”时期

    • 战国
    • 三国
    • 五胡乱华
    • 五代十国宋辽金

我在斋普尔买了三张地图,印度地图、拉贾斯坦地图和斋普尔地图。印度地图上封面上,“DO YOU KNOW?”栏目的第一条就是“印度五千年的历史从来没有主动入侵过其他国家”。

这就是习惯了的只看中国看历史惯性思维。

印度的历史不是这个中国样子的,统一太难了(中国在共和国时代以前也是皇权不下县)。但是印度的帝国连“县”都无法通知,最能打的奥朗则布一死,印度立即分裂。

中国人讲仁义礼智信,传承千年,即便入侵的民族都修孔庙(统治工具,外儒内法),可是莫卧儿帝国子杀父亲、兄弟一次一次发生,而且印度的通知工具是种姓。

于此同时的清朝可是把继承人这个问题玩得很高超。

我们总在吹贞观之治、康乾盛世,可是印度历史上也出现过非常辉煌的时代。莫卧儿帝国的遗迹不比现在看到明清历史建筑差,而且太多都是重修毁坏的循环之中。

/# TODO 链接武汉古琴台

我在阿格拉堡遇到一个中文导游,他的广告词是“请个导游吧,这就是印度的故宫,没有导游你看不明白”。

印度的特点就是融合。阿格拉堡泰姬陵都融合了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特色。

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但是最多也就能哺育一亿人,而恒河流域可以哺育四亿多人(光北方邦就是两亿多人)

嗝嗝老师

今天看了这部电影。

我们也可以拍出更多现实主义的电影。虽然是鸡汤,也愿意喝的那种。

中国人哪里来的优越感

中印关系

中国与印度的路线问题

宗教的意义

世界的物质性与精神性

印度的货币

红堡
曼加里安号火星探测器

印度与中国

每与操反,事乃可成耳。

印度没有一个主体民族,印度没有统一语言。印度不是国家概念,印度是地理概念。印度教也不似宗教概念,而是生活方式。

中国人对宗教的随意和印度人对宗教的虔诚的对比。
中国的经都是道德伦理的,印度的经都是宗教神话的。

山西晋祠,谁的庙都有,中国找神办事。
印度教讲轮回,虔诚。

印度人的历史

印度人

人种

  • 达罗毗荼人(传说地中海)
  • 印度雅利安人(伊朗、希腊、埃及)
  • 拉其普特人(第一代入侵印度者的后代)

宗教

印度人可以在垃圾堆上可以哲学思辨,但是不去打扫垃圾堆。——印度人擅长抽象

印度人的历史靠中国人记载。——中国人擅长实践

  • 法显《佛国记》
  • 玄奘《大唐西域记》

印度为什么这么多乞丐

主要

2018/10/20 posted in  India

阿姆利则 Amritsar

D7

Mall of Amritsar

现代化。

印巴边境 Wagah

阿姆利则-瓦嘎

打仗?打仗不如跳舞。

锡克教金庙

洗脚都是循环水。

2018/10/20 posted in  India

阿格拉 Agra

D6

整体评价阿格拉的旅行是十分糟糕的,充满了欺骗。
当然也十分感谢帮助我们的人。

本来买了斋普尔到阿格拉凌晨开出的火车,但是时间比较久,而且周五泰姬陵并不开放。同样乘坐OLA跨城,与上次别无二致。

泰姬陵

阿格拉是名副其实的旅游城市,就好像“来长沙不吃毛主席亲笔题词的臭豆腐,就等于白来”一样,泰姬陵俨然就是印度的最突出的一张名片。

正因为名气太大,参观的人以及旅行团过多,坑蒙骗的事情也是很常见的。

所以我们看好攻略,一大早就赶往泰姬陵。

打车被坑

天还没亮,我们就爬起来,

市场

肇事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怀旧餐厅

阿格拉兵营火车站

从“怀旧餐厅”出来。打OLA回酒店,打算直接从餐厅到酒店,在酒店带上行李之后再去阿格拉兵营火车站。

第一次在印度搭乘火车。

2018/10/20 posted in  India

斋普尔 Jaipur

D4-D5

斋普尔是我们非常喜欢的城市。
叫了一辆OLA跨城的车,4点叫的,APP上显示只能叫45分钟后出发的,但是4点半就出发了。

没有买到到斋普尔的火车票其实很可惜。但是服务区又转念一想,其实火车可能是比较慢的交通方式。

之前在B站上看过, 印度电视节目:印度记者体验两国高铁,中国的高铁比印度的快5倍。 虽然各种标题党和概念错误,但是“时间距离”上,德里和斋普尔的距离和北京到上海差不多。

这趟OLA相当不错, 是“Prime Play”车型,应该是“豪华影音版”的意思,后排座上有一块平板,后排座的人,可以选择电影和音乐等等,还能记录你上次播放的内容。我觉得这个国内滴滴可以学学。

关于OLA,爱恨交加,稍后再说。

斋普尔

欢迎来到拉贾斯坦,请交钱

德里到斋普尔

dehli-p

从CP众多的单行道出来,一路外走,上到城市快速路,高架桥,高速公路,和大多数国内的大城市没什么区别(见不到牛哦)。绿化相当不错。

渐渐驶出了首都,看到很多国内最常见的“鸽笼”式的规划小区,拿出张图片来看,你肯定说这就是中国某城市。人口如此稠密的德里,也得走上这条中国的路。

车载音乐相当全面,各种语言的歌曲应有尽有,还是正版APPLE MUSIC上的。我们直接选了印地语的经典榜单,估计司机听了觉得我们太怀旧了。

快来快来数一数,到底几个人

我们在路上的一大乐趣就是数人,一辆tutu,到底能装多少人。一般情况下,tutu车是可以坐满4排的。

里面车厢里(为什么我要用“车厢”),有两排座椅,这是我原来认为的“座位”,这个座位要坐满的,一排4个人,“车厢”内就8个人。

如果后面有“挂着的”,基本可以认为“车厢”已经满座了,而且没用空间可以再挤了。一般可以“挂”三个人,也看到四个人的。说是“挂”,其实坐在tutu的后斗沿儿上,手拔在车厢棚子的上沿上,从后面看起来,比较想“挂着的”,因为六条腿或者八条腿挡住了全部宽度。

这还没完,驾驶员两旁还有两个位置。驾驶员有个长板凳座椅,两边当然可以再挂两个。

这单位空间密度,应该赶得上广州地铁三号线了吧。

所以一般tutu标配载客量14个人,(1+2×4+3+2)。一台小巴的核定载客量才19人,一台依维柯都装不了这么多,三个真厉害。不知道五菱荣光可以抗衡不。

三哥可是真开挂,其实这种场景最开挂的,应该还是阿姆利则从哇嘎边境回来的时候,毕竟“社会主义”思想洗礼。

tutu的动力咋这么足,一下子咋能运这么多人。想想我考驾照的时候,教练都不让我和另外一个人坐在后排座,说“车沉”。我只好无奈下车。

印度车的空调

印度的汽油和国内差不都价格(好像还是国内贵一点,现在正式8块一升了),这辆OLA是烧天然气,在加气站排了一会儿队(加气要求全部人下车,这个国内执行的不严格)。后备箱里被气瓶占据了大部分,只容纳下一个行李箱,另一个则体验副驾驶的感觉。

这台车的配置也就是个面的,但是空调到时很猛啊,而且秒开秒制冷。司机的衣服很厚,空调开得像不要钱,我们却只有薄衣服。
我们要求调小空调但是依然很冷。
和国内的车比起来强不是一点半点。

苛捐杂税

来之前就听说印度的税不少(办理电子券的时候也体验过了),而且名目繁多,邦的税收权利也很大,而且互相不买账的情况居多。

高速费用其实天经地义,但是高速上遇到过一次牛。

服务区

服务区玩了秋千,买了两盒冰淇淋,一袋玛莎拉味道的乐视薯片,只要20卢比,感觉包不大但是量很多(充气少),可以吃饱那种量。
休息了一会儿,重新出发。睡着了,无话。

我们很快就穿过哈里亚纳邦,进入拉贾斯坦邦。


由于语言的原因,我之前发现拉吉普特人和拉贾斯坦其实是一个意思,拉贾斯坦邦叫拉贾普达那,意即拉吉普特人居住的地区。结合莫卧儿帝国的历史,这里应该是比较反抗的地方吧。

拉其普特人(Rajput),意思是王公之子。他们传统上是印度的战士民族,分布于印度中部、印度北部、印度西部与巴基斯坦一部分(主要集中在拉贾斯坦、旁遮普与古吉拉特、北方邦,喜马偕尔邦,哈里亚纳邦,查谟,北阿坎德邦,中央邦和比哈尔邦。)。拉贾斯坦的斋浦尔与乌代浦是他们文化的代表。直到20世纪,印度绝大多数土邦也由拉其普特人统治。他们宣称自己是刹帝利,但他们最早在6世纪才出现在古印度,是历次入侵印度民族的后人。他们多次抵抗突厥的伊斯兰徒入侵,被视为婆罗门教文化捍卫者。

阿赛哈微丽 - 文物酒店 Alsisar Haveli - Heritage Hotel

土邦为汉语对英国殖民地时期,南亚和东南亚部分地区,保存的土著王公领地(Princely state)的总称。这种体制多承袭占领以前的封建体制,继续由原王公、君主或其家族沿袭继承。英国占领以后,英国殖民当局和原统治者签署条约,直接受控于英国殖民政府,效忠英王。

历史 History

More than five centuries ago, the grandson of Maharaja Udaikaran of Amer, the great warrior Maharao Shekhaji, founded a sub-clan popularly known as “Shekhawat”. The Alsisar Hotels is owned by this branch of the “Kachawa” clan of Rajputs. The descendants of the family have since restructured and refurbished many of the old family mansions and palaces to manage a portfolio of some of the best heritage and luxury hotels. Built in 1892, a nobleman's town house, restored to perfection, Alsisar Haveli lies tucked away in the heart of Pink City of Jaipur. Converted to a heritage hotel in 1994, Alsisar Haveli Jaipur has been aesthetically redesigned, incorporating in itself the grandeur of traditional Rajput architecture with rambling courtyards, serene alcoves and lush greenery. With a passion for excellence and innovation, honoring the individuality and heritage of its hotels, Alsisar Group promises a magical experience of the bygone regal era of Rajasthan.


五个多世纪以前,赖在Udaikaran Maharaja(土邦)的伟大战士Maharao Shekhaji的的孙子建立了一个俗称“Shekhawat”的小部族。 Alsisar Hotels由拉其普特人的“Kachawa”部落所有。 这个家族的后代已经重建和翻新了许多古老的家庭住宅和宫殿,以管理一些最好的遗产和豪华酒店的组合。 Alsisar Haveli酒店建于1892年,是一座贵族宅邸,经过完美修复,隐藏在斋普尔的中心地带。 Alsisar Haveli Jaipur酒店于1994年改建为一家历史悠久的酒店,经过了美学上的重新设计,融合了传统拉其普特建筑的宏伟,拥有漫步的庭院,宁静的壁龛和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 凭借对卓越和创新的热情,尊重酒店的个性和传统,Alsisar集团承诺为拉贾斯坦邦过去的皇家时代带来神奇的体验。


到了Alsisar Haveli,已经10点多了。

酒店,其实就是宫殿,壁画非常丰富而且细腻。最多是克里希那,各种时期的画像(需要了解一下印度神话体系和世界观)。

从酒店领的钥匙就是一把大锁,很有意思,古色古香的(自始至终也没有用过)。房间很高,设计也很现代化。尤其是餐厅和会客厅,有种独特的印度皇族风范,也能稍微体验一下贵族的生活。

W1-1
W1-2
W1-6
W1-3
W1-4
W1-5
W1-7

我问了一下侍者,是克里希那吗,他好像还比较开心。
W1-8


第二天,酒店的早餐和德里THE PARK比起来差了不少,但是环境非常优美,体验一下皇家的感觉。
W1-9

W1-11

W1-12

这家名为“文物酒店”,其实整个酒店就是文物,里面有很多藏品,我们却没有时间品味。

琥珀堡

好消息是我们感冒已经好了。坏消息是今天的时间其实不多了。辗转到另一个家文物酒店。直奔琥珀堡。

还没有到达琥珀堡,就在远处看到十分震撼的感觉。
并非荒郊野外的山上的城堡,附近有很多民居。其实这里(安柏)本来就是斋普尔的卫城。

听说可以骑大象上山(此事被动物保护者谴责),事实上也并且看见大象。
到达时候已经偏西,太阳照在黄色的城堡上非常壮观。我们提高了警惕,这是在印度第一次进入“景区”,下了OLA就有很多“导游”像苍蝇一样的问你。

我们并不像纠缠,直接问警察票怎么买。
请导游的价格和不请导游的门票价格不一样,我们查过这里租用电子导游,甚至还有中文。

往返上下山的电瓶车费用100卢比。
我们上了电瓶车,等了几分钟,期间不断有“导游”问我们,还说这个车要凑齐5个人才走,事实上是按照分钟间隔发车的。

在印度,凡是有人让你主动掏钱的人的话,千万别信。

到了山顶,其实不远,但是折返和颠簸就觉得这十块钱上山费用也很值,怪不得要大象,这路不适合车走,但是印度的电瓶车却可以走。

山顶很宽敞。买了票和租了电子导游,中文的贵一点,要三百卢比。电子导游的详细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有种中央台《探索·发现》那种感觉,非常棒的中文语音,多人称视角,重现了琥珀堡当年的荣光,也了解了用途。

琥珀堡

琥珀堡最有名的应该是“镜宫”(Sheesh Mahal)了,虽然不大但华丽到难以想象。尤其每个图案都不一样,艺术风格也是集聚伊斯兰和Hindu于一格。

琥珀堡值得人惊讶的是,有给女眷专门的通道(防止偷窥),下铺波纹台阶,上铺是平的,是为了可以推拉着贵妇们的车行走。
有专门的“冷却”系统,想想贵族就是不一样啊。

印度斋普尔地铁

我们超时了一会儿还电子导游,警察帮助我们拿到了抵押的护照,警察很友好,还跟我们拍了照。

水之宫殿

从琥珀堡回来的路上路过了水之宫殿,路上望了望,在水中很优美,却没有停下来拍照。这次打的Uber,司机英语不错,但是不舒服的是英语不错的司机总喜欢推销东西,2000卢比可以包车去很多地方。

考虑到活动范围有限,明天晚上我们还要去阿格拉,就拒绝了。

粉红城市

斋普尔是拉贾斯坦邦的行政中心,是一座非常迷人的重镇,也称红粉之城。 斋普尔全城一片粉红色,不但屋顶、墙壁,一律粉红色,连女性的纱丽也偏爱粉红色,比其它地方浓艳。

风之宫殿 Hawa Mahal

白天路过一次风之宫殿,没想到这么有名的地方,其实在粉红城市里并没有那么突出。

夜景更加美丽,网上说最好的位置是对面的咖啡厅。
我们打算第二天过来拍照,于是来踩踩点。也刚好咖啡厅要打烊了,我们也要去电影院。

老板很有意思,我一个人上楼,我问能否拍照,他说没关系,随便拍。我刚要按照快门,旁边的人说“200卢比一张”,吓得赶紧收下手机,其实他们在捉弄我,被老板耍了感觉很开心。

在GPO买的邮票里,毛子和三哥的联票,毛子是圣瓦西里大教堂,阿三的就是风之宫殿。

Raj Mandir

它于1976年开门,是印度最有特色的电影院中的一个,据说是印度最大最豪华的的电影院。每逢节假休息日前来看电影的影迷那是人山人海,场面相当壮观。

这个电影院是印度比较有名的电影院之一(门口有世界十大电影院之一),电影的放映时间,一天只有4个时间段播放,12:30,15:30,18:30,21:30;印度的电影持续3小时,中间有15分钟休息时间,印度语,有英文字幕,无障碍解读电影内容。男女分开排队买票(其实印度大多数地方男女都是分开排队的)。

体验非常好。

Made in India

新上映的电影,《印度制造》,我在瓦拉纳西的酒店电视里就看到预告片,9月28号上映,适逢国庆,体验一下印度的民族自豪感也不错。

预告片里,有一句台词我听懂到了,就是印度工厂制造出来的服装标签上为什么写"Made in China",影片给出的回答是“写印度制造会有人购买吗?”,我觉得这个是很触动民族自尊心的事情。中国在轻工业制造上赶上了资本主义国家的转型和人口红利,然而在川普为首的转回来的思路和中国的劳动力优势下降情况下,不知道印度是否还有机会(朝鲜的机会可能更大)。

主旋律电影竟然能拍的如此好看。

Sui_Dhaaga_New_Poster

// TODO 电影以后再写。这个电影挺有意思的,尤其是一个中国人来看。

Lassi与冰淇淋

Lassi是印度的酸奶,比国内的酸奶稀了很多,但是口感不错。
装Lassi的容器是陶土制造的,传说是一次性的,顾客喝完了就摔碎扔掉。
现做的酸奶只有60卢比一大杯(三四百毫升),最好吃的就是奶皮,很超值的。


不理解的是,我们其实按照Trip Advicer慕名而来,左顾右盼的,但是拉客的人非常多,旁边也有一家卖Lassi的。第二次去,就没有人拉客了,可能我步伐比较坚定。第二次去,我们要求带走,打包的很精致。用放水的纸(有印店名)用绳子绑起来,十分有艺术感,再用绳带裹起来,可以优雅的提走的。


传说,贱民用的器皿是陶土制造的,贱民用完就摔碎,那些高种姓的认为贱民用过的东西“不洁”。


我们收藏了一对儿Lassi罐子,绑着打包的绳子很好看,可是在广东根本抑制不住罐子长毛啊!

麦当劳

Naila Bagh Palace Heritage Home Hotel (奈拉巴格宫殿文物之家酒店)

文物酒店-2

文物酒店-学校

聚会

在印度唯一一次看到穿超短裙的女孩子。

门锁问题

我们吵了一架。我回想起来,这竟然是个数学问题!

学校的艺术室

印度的下一代也许比我们强。

城市宫殿

2018/10/20 posted in  India

德里 Delhi

D2-D3

从瓦拉纳西机场乘坐IndiGo的飞机,不出意外我的箱子要称重托运。办理托运前,先去值机柜台外的机器检查行李,贴上安检标识。

没有餐食,一个小时回到了新德里英迪拉甘地机场。
IndigoAi

一下飞机,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了。航站楼又小由破,和刚来到德里的那个完全不一样。
没有做好功课,廉价航空的一般停在T2,距离T3很远。

德里地铁

本来想乘坐地铁橙线去CP。并没有到机场T3航站楼,只能乘坐紫线(Violet Line)去市区。

出来机场基本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虽然是英语,看不懂相互矛盾的指示牌。多亏了一个小哥,告诉我们地铁口怎么走,还让另外一个小哥带着我们往地铁口走。

由于在修建地铁,地铁口有点绕。但是一下到地下就觉得惊艳,德里的地铁绝对不输给中国的大城市。
在客服中心买了两站充值卡,150块卢比一张,内含100卢比的储值。看着地铁票价,100卢比应该够我们用了,还可以退卡的钱。想想广深地铁自助机器里只卖“纪念版”的地铁卡,35~50块钱人民币一张,还不含储值。

只不过地铁卡有点难看。

小哥很热心,我们跟着小哥入闸机,下站台(站台有全屏蔽门,多数是半屏蔽门,还有只是栏杆或者没有屏蔽门的)。本来想用手机地图查询在哪里换乘,但是地铁里完全没有网络信号。小哥用APP查询线路。

delhi-metre-v-

一上紫线,我们错误的上了“女士车厢”。小哥和我们聊天,并没有注意到。马上就有乘客提醒我们,进入了女士车厢。我们就移步到第二节车厢。

地铁人不多,我们的服装好像有点格格不入。几乎没有人像我一样穿着短裤。这是我们第一次观察普通的德里人的日常。
德里以及周围汇聚这两千五百万人,不亚于北上广。从这一瞥可以看到,德里的城市化水平其实非常高。看地铁里人的状态,和广州好像没什么区别。

delhi-metre-屏蔽门

地铁车厢都是A型车,还有宽轨[1676mm]的(咳咳,广州地铁的各种迷你线和玩具线)。
从紫线转到黄线,发现这个非常不错的换乘站。虽然比较大而且人多,但是很宽敞,直接从地下通道方式换乘(点名批评吉隆坡)。地上有黄色和紫色的脚丫图案,指引你走的方向。这个可比指示牌强多了(地铁站是立体的,指示牌只是二维,容易有歧义)

进到黄线。人多了起来,就好像上海2号线、广州3号线。

  • 德里地铁图。德里地铁线路全长296km,比现在的深圳(286.2 km)长。南京广州很多S线和4L编组的。

德里地铁tu

  • 地铁车厢内

德里地铁-车厢

delhi-metre-line

红堡

我们下午想去找点本地“网红”店,品尝一下真正的印度菜(在广州吃的,肯定是为中国人改造过的,而且还死贵)。

// TODO

没吃成那家,只好吃旁边的麦当劳,支持Visa卡,好方便。
我点了一个“巨无霸”,结果发现竟然是素的!
又点了一个“雪顶咖啡”,结果发现是冰淇淋加可乐,还是纸杯无盖装。
但是和中国比起来真的很便宜。麦当劳里很多本地的俊男靓女,和广州也没什么差别。

补充了水和能量打OLA去红堡。

  • 红堡:"印度版天安门"

我们掏出500卢比纸币,合影,以及游客照。
red-flag

  • 人头攒动,不比国庆的天安门人少,只不过没有安检。最违和的地方是如此“国家象征”的地方,还有游乐场和摩天轮。想一下地铁高架线旁的哈奴曼神庙和巨大塑像也不足为奇了。
  • 印度就是这样,来这里,容易有”时空错乱”的感觉。一会儿古代一会儿现代,一会儿传统文化,一会儿舶来文化。

  • 《P.K》剧照
    德里地铁哈奴曼神庙

  •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停止售票进不去红堡了。在外面巨大的广场上闲逛,很多和印度游客要求我们合影(其实主要是她),我们并没有拒绝,友善的摆pose。可是,越来越多人,感觉要停不下来……不是知道是讨厌还是享受。

  • 红堡门口红绿灯上的猴子。

月光集市与香料市场

从红堡乘坐地铁(好像是新开通的,比较新,而且在装全封闭屏蔽门),换成一站到月光集市。我们目标是香料市场的一个“网红”楼顶。

月光集市地铁站

走出从2号出口香料市场(Exit 2, Khari Baoli),往出走,先看到的是旧德里火车站。交通还算有秩序,但是基建和新德里完全不一样了。
穿过一个公园,到达街区内部。就像很多棚户区或者城中村那样,路很窄,除了小便利店,店铺基本都关门了,很市井生活的地方。

我们到了导航的位置,却找不到上去的路。问路人也基本不知道在哪儿,毕竟中国“网红”地点。而且,拍照只适合日出时分拍的。

最后有一个穿着很好的女士,指引了上楼的位置,非常感谢她。考虑天色晚了,就没有上去(谁知也没有再来)。

新德里火车站奇遇

打车到新德里火车站,准备买去斋普尔的火车票(国内怎么买都是失败,只能去车站的外国人售票处去买)。

网上的攻略都说各个车站的“外国人售票处”很好找,而且总有票和有人。可是OLA司机给我们停在了靠近地铁站的一个火车站出入口。

火车站,是让我们最能改变认知的地方。

在国内的火车站的思路:取网络票/窗口→实名核验→安检→候车室→检票→站台→上车。

早就听说印度的火车票都是实名制的,但是没想到只有上车后才有实名检查。
售票厅有两层,各种标识让人迷糊,我们遇到了美国的一对夫妇,也和我们一样,到处去找售票处。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地方是卖站台票(Reseved)的票的,即买票即上车,无座,怪不得可以挂火车。

我们问工作人员,怎么找“外国人售票处”,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说明白。

由于之前的上当经验,我对“热心人”很谨慎。有一位看书的小哥,我们向他求助,他也不知道在哪里。我们找来找去,遇到那对美国夫妇好几次。

他带着我们过安检,我们才发现安检不查票,就可以进候车室……等等,候车室呢?完全没有候车室啊,直接可以进到站台上车了啊。

安检的人也说不明白在哪里,他决定带我们找。车站大概十几股道,我们在天桥上找,后来终于发现有指引,“国际旅客服
务”靠近“1站台”(Platform 1)。

好吧,竟然在站台上?结果发现并不是,而是车站另一侧的有楼,楼下就是“1站台”。二楼有件比较大办公室,即“国际旅客服务”,有五六个柜台,只有一个人值班。

  • 外国人售票处
    外国人售票处

  • 在这里最让我们感兴趣的是火车站的猫。
    新德里火车站

很可惜,德里出发去斋普尔的票全部售罄了,只有明天六点旧德里的无空调票(也就是不到十个小时之后),这不符合我们的计划。

其实我很想体验一下,最便宜的火车票的。

我们在大厅里,重新规划出行方式。我们决定明天打车去斋普尔。没错打车,只有两百多公里,预算只有三百多块钱人民币,比火车快而且方便。

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售票系统,每次查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我们买了斋普尔到阿格拉的无空调票,两人大概30人民币。和阿格拉到新德里的“特快”CC,还点了餐,票价也不到一千卢比(咳,广铁,不对抢铁)。

一个(后来是三个)印度人,带着一对儿美国人,一对儿中国人,去找自己国家的“外国人”售票处找了这么久。

在印度火车站的思路:安检→进站台等车。

很多睡在新德里火车站的人,站台上,地上,大街上。这不就是春运的广州火车站吗?人多,但是很有秩序。

  • 新德里火车站入口处的巨大电扇。

便利店

从车站出来,我们感觉到必须要在补充水以及事物了,在火车站耽误了一晚上的时间,估计也取不到什么地方,治好回酒店附近找便利店。

真有一家类似7-11的便利店,里面商品价格和国内差不多,泡面都是泰国的,比较贵。我们认同买了泰国的泡面,还多买了一点,已备明天到斋普尔没得吃。

回到酒店之后,发现我们的感冒更严重了,我们必须要补充药品了。

阿波罗药店

咨询了“丁香医生”,我们打算去药店买抗生素。
印度制药本来就很有名,我们也想探探究竟。

跟着导航,打车去了康诺特广场的阿波罗药房(导航很不靠谱)。也就十平米摆满了各种药品和洗化用品(唯独不见“神油”)。

  • 阿波罗药房的内部 阿波罗药房

店主很热情,我们发现他也用微信和QQ。

店主说他有两千两百多个微信好友,都是中国人买药的。我一下子有点惊讶,《我不是药神》说不是个案,成批的中国人来印度就是为“药”。关于这的思考,以后再说。

店主有很诗意的中文网名,甚至给我展示他会用中文写自己名字——“尤努斯”。下笔顺序和方向完全不对,但是还是“画”对了。我向他展示了正确的汉字写法,留了微信准备去下一个地方了。

  • 阿波罗药房的门口

国家邮局

  • 康诺特广场,巨大的印度国旗。当天也适逢“10月2日圣雄甘地诞辰日”。

康诺特广场

康诺特广场有邮局,我们打算去淘几套印度邮票。

// TODO 明天再写。

2018/10/20 posted in  India

瓦拉纳西 Varanasi

D1-D2

第二天,我们发现,我们都感冒了。还好我们带了999和小柴胡,阿莫斯林和银翘片。我们甚至做了中止旅行的打算,因为带的药并不够多。
我甚至考虑使用旅行保险的医疗救援。但是我们可不希望这么早就结束旅行。

到了德里之后,买到药后,没想到我们的感冒这么快就好了。
手机卡收到短信,应该是已经被激活了。AirTel的工作人员说是当天就可以激活,其实过了一夜(也可能我们激活的时候已经下班了)。

The next day, we found that we all caught a cold. Fortunately, we brought 999 and Xiao Chaihu, Amoslin and Yinqiao tablets. We even made plans to stop the trip because there were not enough medicines.
I even considered using medical insurance for travel insurance. But we don't want to end the trip so early.

After arriving in Delhi, after buying the medicine, I didn’t expect our cold to be so fast.
The mobile phone card received the text message and it should have been activated. AirTel's staff said that it was possible to activate the same day, but it was actually a night (maybe we have already got off work when we activated).

鹿野苑 Sarnath

释迦牟尼成佛后初转法轮处,原始佛教的最初僧团也在此成立。鹿野苑也是佛教在古印度的四大圣地之一。答枚克佛塔塔高达39米,直径达28余米,属留存极少的阿育王时期建筑,那里有精美的壁画,介绍佛陀的生平,再后则是鹿园,仍有鹿群在那里生活。


阿育王在位时间公元前273——236年。古代印度摩揭陀国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国王,阿育王的知名度在古印度帝王之中是无与伦比的,他对历史的影响同样也可居古印度帝王之首。统一了整个南亚次大陆和今阿富汗。


中国的阿育王塔

鹿野苑

休息一夜,我们几乎48小时没合眼了,所以我们下午才出发。打了OLA,去了鹿野苑。一路上比较顺畅,也看到城郊的公路也在维修。

在鹿野苑只停留了半小时,拜访者几乎都是外国人面孔。

鹿野苑是一片区域,当我们到了才想到找买票的地方。
时间紧迫,我们并没有找到买票的地方,就直接进入到遗址公园了。

看到遗址,感触还是很深刻,和其他地方的印度教的风格完全不同。看到如今的断壁残垣、阿育王的遗迹,想起当年佛陀初转法论的之地。

发挥了蹭导游的特长,没想到竟然是中文的,我偷偷听了一些,跟我之前掌握的内容差不多,也没跟着。
在国外,凡是看到“中文”反应,第一反应是“贵”。

同样乘OLA,回到瓦拉纳西市区。进入市区,到了无尽的嘈杂和拥挤,明明很近的距离,却要花费非常多的时间。
看到非常多的tutu车和人力车,感觉大家都非常辛苦。虽然非常嘈杂,但是竟然很有秩序。


After a restful night, we didn't close our eyes for almost 48 hours, so we only set off in the afternoon. Hit the OLA and went to Luyeyuan. It was smoother along the way, and I saw that the roads in the suburbs were also being repaired.

Only stayed for half an hour in Luyeyuan, and the visitors were almost all foreign faces.

Luyeyuan is an area where we only want to find a place to buy tickets when we arrive.
Time is tight, we did not find a place to buy tickets, we went directly to the ruins park.

Seeing the site, the feeling is still very deep,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the Hindu style in other places. I saw the ruins of the broken wall and the remains of Ashoka, and I remembered the place where the Buddha first turned to the law.

I played the speciality of the tour guide. I didn't expect it to be Chinese. I secretly listened to it. It was similar to what I had mastered before, and I didn't follow it.
In foreign countries, whenever you see the "Chinese" reaction, the first reaction is "expensive."

Also take the OLA and return to the city of Varanasi. Entering the urban area, it is endlessly noisy and crowded, and it is a very close distance, but it takes a lot of time.
Seeing a lot of tutu cars and rickshaws, I feel that everyone is very hard. Although very noisy, it is very orderly.

恒河夜祭 Dashashwamedh Ghat

又到了路障设置的地方。
我们已经轻车熟路了,我们只沿着Google Map走到夜祭的Dashashwamedh Ghat。有大量的“导游”说可以“帮助”我们,不断的说“No Way, No Way”,我们明白这都是套路。
直接往目的地走,很近就到了石阶,也看到了祭台。我们想寻找合适的地点。我们走到船上,找了最好的位置,要500卢比一个人(200卢比的次好的位置也不错)。考虑到并没有收门票和表演费用,这个价格也是值的。

这艘船上的游客(也有游客会花钱上船看吧)基本都是外国人,我以为我旁边的人也是外国人,其实是来自孟买。他口音很正宗,他问我他手里单反参数怎么调(我表示技术捉急)。前面(第一排,已经被预定了)是来自日本的一家四口,两个萝莉坐在我前面,不挡视线,哈哈。

我问了我旁边的来自孟买的朋友,仪式前的祷词是梵语吗。他说是梵语,相当于古代的语言,他也听不懂。

// TODO 可是添加视频。

仪式有两处,两边像争奇斗艳似的。昨天我们应该看到的另一处石阶。

仪式很复杂,用各种元素祈祷祭祀,我不懂,我也不说了。

印度教火葬 Manikarnika Ghat

One of the city's oldest ghats, this iconic site is a storied spot for traditional Hindu cremations.

火葬之地是我最感触的地点,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
不是仪式的宗教的神秘感,而是让我感觉到了轮回的存在。

我们可能路过了湿婆神金庙,穿插到了排队的队伍中。到处都是卖贡品的,而且人人手里也都拿着贡品。我们早就听说非印度教徒禁止入内。遇到了警察问我一句话,我当然听不懂一脸懵逼,说警察比较友好,大家也哄堂大笑的感觉。让我走旁边的一条巷子(瓦拉纳西的巷子那个专有词叫什么来的?)。

警察帮我们穿过了长队,我们按照Google Map的指引去Manikarnika Ghat,但是在恒河岸边上走错了方向,去了另外一个Ghat,这个Ghat基本没有游客模样的人来,很多虔诚得跳进河水里沐浴。

我朝着Manikarnika Ghat的方向走去,很大的乐器声音,肯定是属于“被定义为噪音”的级别了。走进Ghat,没有任何指引,只是很多堆积起来的木头和巨大的天平。就知道不远了。

刚刚看到燃烧的时候,觉得好震撼。瓦拉纳西本来就是很热,露天的火葬,加上拥挤的人群,让岸边更热了。

“音乐”的穿透力直逼耳膜,到达对面说活都不能听到的程度。感觉是这家请的乐队,专门祭奠用的。

台阶左右两边大概有六七个火葬架子,要么是刚刚燃烧,要么就是即将燃尽了,总之没有闲着的。

有专门的人堆木头。听说这类人的种姓就是火葬堆木头的,是“贱民”的一种,在如此酷热而且噪音指耳朵损伤的环境下,不断的给死人服务。

有一个在船上斜着睡觉。我们很难想想,巨大的噪音,燃烧的木头与尸体,就在几米之外,竟然能闭着眼睡着。

有狗走来走去,听说这些动物专门吃未烧尽的尸块的。有种天道好轮回的感觉,在某国,人吃狗,在印度,可以狗吃人。


我们看到被包裹的尸体不断地被抬来,先到恒河水里浸一下,然后放到堆好木头的架子上,撕开一层一层的布和花瓣。头露出来,脚冲着恒河的方向,覆盖燃烧物。经过复杂的仪式,祭司、家属各种祈福的动作,撒了各种的东西(我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宗教意义),总之,就是一场这样形式的葬礼。

我们看到了一具比较大的尸体,不知道是巨人观还是逝者的体型就是这样,步包着的身体感觉要涨出来。逝者的家属有很多,也很多孩子,从人群来看这家肯定是人丁兴旺,而且孩子们受到过教育。这家的木头是最多的,花瓣也是最多的。
我们怀疑,巨大的“噪音”也是这家人请的寄托哀思的祈祷仪式。

众生不平等!有人的木头很少,有人只是单薄的担架,有人没有鲜花……这一幕特别有感触,人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死后告别世界的方式却隆重或者悄无声息。

在这里,真觉得是芸芸众生,人生不过是一次轮回,这次过完了,还有下次,平静的离去,化成烟灰,在火焰中消失。人的一生就这样简简单单。

天色越来越晚,我们考虑到明天早起,就打算回去了。往主路走的路上,看到不断抬尸体的人过来,我们自然要避让,中国也讲死者为大,我们还要跟小巷里的牛强路权,好不容易走到了主路,这混乱的交通让人头痛,不过,他们可能已很习惯了吧。

比较详细的流程

耳鸣警告

我们走到大街上,打算打tutu。
我们发现,只有你在街上走,就有不断的tutu或者人力车“揽客人”蜂拥而至。然后上车说地点,谈好价钱,上车之后,再问你去哪儿。

WTF?不知道路,还拉人上车。大概率,走到一个地方,把你“卖”给另一辆车,另一辆车带你去目的地。

坐tutu车,我还得打开Google Map, 给司机指路。
最痛苦的是,噪音实在是太大,所有的车,鸣笛是常态。要超车鸣笛,不能超车要鸣笛。好像这里的车,都没有用转向灯的习惯,鸣笛能解决一切,我们都怀疑在这种环境下的听力会受损。坐小汽车还好,坐tutu,忘记带耳塞。

还有,近距离的接触。无论是车还是各种动物,我感觉就是皮贴着皮,就是撞不上,印度人的开车技术也让我们折服了。

似睡不熟的时候,总有鸣笛声在耳边环绕。只有瓦拉纳西有这样的景象。

恒河泛舟

在瓦拉纳西的第三天早上,我们终于早起去恒河看日出。

公共的船费其实非常便宜,但是我们还是包了一艘私人的穿,而且是柴油的。1500卢比,1个半小时。

在印度,机器的比人力的还贵。有种感觉,就是人力不值钱。


有很大盛名的“瓦拉纳西骗局”就是临近日出的船费,我们尽早做出交易,为了赶上日出。


不得不说,恒河的日出很美的。

恒河,不同于长江和黄河。长江的感觉是大,黄河的感觉是急,而恒河是静,包容万物。
恒河(Gangas)这个翻译很妙(还好没别翻译成“尴尬河”),恒河就是“永恒之河”,滋润着两岸的土地,喂养着人民,人们对恒河的崇拜在情理之中。


Dashashwamedh Ghat出发,我们往北再往南,在河中央漂了一会儿,看着岸边源源不断的虔诚的信徒投向恒河母亲,沐浴着、洗衣、点灯,还有用壶装恒河水带回去,当然还有倾倒骨灰。男人只穿内裤,跳到河水里。女人穿着沙丽浸到河水里,这一幕,我有种感受,就是我也想跳进去洗个澡。

恒河

恒河2
恒河3

我们看到了,之前做攻略看到的“久美子之家”,本来想探访一下“传奇少女”久美子(如今是久美子婆婆了),可惜没有时间了。

久美子の家

1977年頃に26歳でインド人と結婚し、インドに渡ったガンゴパダヤイ久美子が、1982年頃にバラナシのガンジス川に面する3階建ての自宅を改修し、安宿として開業。現在も一泊100ルピーの安価な相部屋のゲストハウスとして国内外のバックパッカーに知られた存在。1990年代には最盛期を迎え、一晩に60名ほどの日本人宿泊客があったが、2017年現在では日本人客は激減し、各国合わせても一晩10名ほどの宿泊客にとどまり、中国人や韓国人が多い。
ゲストハウス開業の動機は、東京出身のガンゴパダヤイ久美子は訪日中だった芸術家のシャンティと知り合い1977年に結婚しバラナシに移住したが、インド人に毎日のように騙され疲れていた際に、宿にすれば日本人と話せて寂しくないという夫シャンティの提案による。夫のシャンティは、日本政府によりインド更紗の専門家として招待され八王子の研究所で色の研究をしていた。八王子在住だった久美子の実家は食料品店だったが、シャンティは客として来店していたため知り合った[1][2]
その後、ガンジス川から朝日が見える日本人経営者の宿として、「日本人宿」の草分け的存在となる。多くの旅行雑誌、ガイド本、旅行記や漫画にも取り上げられ、1996年から始まった猿岩石が出演する人気テレビ番組『進め!電波少年』の中のヒッチハイク旅の企画の影響で最盛期を迎える。久美子はこの頃、猿岩石の真似をし危険を伴うヒッチハイクをする若者を止める立場に回った。[1][2]
その後、日本では少子化や若者のライフスタイルの急激な変化で旅行者が激減する一方、低価格でより設備の整った宿が急速に増えたため、宿泊客は減少。夫のシャンティは2017年1月16日に他界。インドへ渡って以来、久美子は出産後一度日本へ帰ったきりで、その後は一度も日本へは戻っていない。その理由は、インドでは1-2か月家を空けると、鍵を壊され他者により占有され、帰宅した際には銃で出て行けと脅されるためという。そのために出産後の日本帰国の際には、近所の医師に留守番を依頼したところ、インドに戻った際にはその医師らが立ち退いてくれなくなった。そのため、3か月分の次の借家の家賃を支払って退去してもらった。その後、インド人は信用できないと考え、日本人に依頼し帰国するつもりでコルカタまで移動した1週間後には、それでもインド人に乗っ取られそうになり帰国を断念したという。久美子は、インドでは、常に神経を使っていないと気を許すと殺されることもある。家族ぐるみで付き合っている友人でも騙される。インド人の習慣として、友人に対しても「ここまでは言える、これ以上は言わない」という線引きをしないといけない。また、結婚した女性は一切、他の男性と口を聞いてはいけない時代があったが、現在はだいぶ変わってきたという[1][2]
現在、宿の跡を継ぐ者はなく、インド人は信用できないため経営を引き継げる日本人を探しているという。

mcb1705020500005-p1

WechatIMG2

瓦拉纳西,完。

2018/10/18 posted in  India

准备去印度 Preparation

D0

印度有很多扇门,有人说在印度酒店内和酒店外就是两个世界。百闻不如一见,我们决定走走。

说实话,这是我们第一次出国的真正意义的完全“自由行”,因为完全没有当地导游的指导进行策划。花费了大量时间准备,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和习惯,当然其实和我们遇到的差异比起来还远远不够。

  • 在路上

    一本《孤独星球》就出发?

    我们渴望了解政治、宗教、文化、习惯上的差异,我们也探寻共同点,这个也就是我们之所以旅行的目的。

    当我们决定去印度的时候,有人会觉得“你疯了吗?去那种鬼地方,东南亚的酒店多好!”。可是,不知道中国的国庆黄金周给周边增加了多少GDP收入,那些地方几乎被中国人占领了。
    我们做了一些准备,除了LP,通过阅读《罗摩衍那》、《薄伽梵歌》的超级精简中文本,对印度的史诗体系有所了解(我后来发现很难记住名字)。再到孔雀王朝、戒日王、莫卧儿帝国等等,对大多数历,史事件能串起来。这样对大多数的历史景点能有一个综合的认识。

    印度电影以及歌舞,是我们非常喜欢的。《三傻》的故事仿佛和我的大学生活一模一样,而我也走上了自己的道路;《P.K.》和《Oh, My God》都是讲的关于神(薄伽梵)的问题,诙谐而深刻。最近引入的印度电影基本都看了,《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起跑线》,《厕所英雄》,《苏丹》。

    很有意识的,我们在印度没有去过任何自然赐予的景点,都是伟大的人类创造出的活动和建筑,以及背后蕴含的印度哲学。有一个印度朋友跟我讲印度教不是一种宗教,而是一种哲学,一种生活方式。我想体验一下。

    我其实对印度教(Hindu)的翻译并不满意,最好音译成“兴度”。因为Hindu和Inida是不同的概念。

    在路上

    在白云机场取到了之前预定好的两张流量卡。

    登上中国南方航空飞往新德里的航班,由于飞行时间只有5小时,加上两个半小时的时差,仿佛这一天长了很多,事实上也是感觉到了这是人生最长的一天。

    (广州白云机场-高明-广州白云机场-德里英迪拉甘地机场-瓦拉纳西机场-瓦拉纳西)

    • 国内的航线其实一直都是很神奇的。

    入境

    网上说,在德里入境的人很多,事实上我们却发现人并不多。由于没有托运行李,很快就进入到移民局的通关口了。

    我们拿的是电子签证,根据之前的攻略,就走到最里面,按照之前做好的准备填写入境卡。到了移民局的通关口,发现有两种电子签证入口,一种是e-Visa,另一种是e-Tourist-Visa窗口。前者有人排队,后者看着很新几乎没有人排队。看着手里打印的签证版本,类型一栏里是e-Visa,但是也有e-Tourist-Visa字样。我们本着尝试的原则,两个人走了不同的窗口。

    我走了e-Tourist-Visa,录指纹,很惊讶移民局工作人员很轻松读出我的名字,很快的通关。出了移民局通关口,我问工作人员,e-Visa和e-Tourist-Visa有什么区别,我得到的答案是,“电子旅游签证是电子签证的一种”,所以走哪种窗口都一样的。

    零钱

    入境之后,就是免税店了。考虑到有人说“零钱紧缺”的情况,我们就在机场DFS打算把手里的整钱换成零钱。

    可是免税店基本都是高档烟酒等等,虽然2000卢比的票子已经很大了,但是依然显得购买理不足。我找到最便宜的糖果,大概90~150卢比,在三家店购买的。好了,现在有6000卢比的零钱了。这下应该够了吧。

    电话卡

    手里只有流量卡,并没有印度电话卡。本来是在马蜂窝上准备买实名的,可是商户说没有存货了,只能在机场买。

    找了半天,发现出来的地方就有Airtel, 999卢比,通话卡+上网卡一天流量1.4G,感觉还算可以(主要是为了打车和联系),上网卡可能不靠谱。这张卡竟然可以打国际长途和在中国的漫游。

    网上说只有在机场外国人容易办到电话卡。

    提供护照、签字、拍照都很快。但是最让人烦恼的是,是当天晚上7:00之后打电话才能激活电话卡。

    之前说网上要24小时,比想象快多了。

    • 第一次在印度上卫生间!

    转机

    我们预留了三个半小时转机到瓦拉纳西,其实预留得比较多了。

    在到达大厅,探访了乘坐地铁橙线的路线(事实上根本没用到过)。就转入到出发大厅了。

    我们乘坐Jet航空到瓦拉纳西,果然严格称重行李额,我的小米行李箱(铝框,比较重)不可避免的办理托运了。

    等待时间比较长,就逛机场。和国内机场几乎没有差别,在出发大厅看到Casta咖啡,价格感觉连国内的一般都没有,大方的点了两杯咖啡喝两个甜食。可惜没有座位,只有站着的桌子。

    • 感觉和carrot没什么关系,就是甜!

    咖啡质量和国内没差别,拉花也十分精致。令人意外的是甜食的甜度,超出我们的想象——实在是太甜了。

    去瓦拉纳西

    吃饱喝足了之后,我们过安检,发现里面也有Costa咖啡,竟然有座椅(之后发现这家店在德里机场很多)。

    我们意外的在登机口升舱,这还是我第一次被动升舱。
    Jet航空的737只有六个商务舱座位,比较宽敞。起飞前,和国内的两舱服务没啥区别,空姐让我们点餐(虽然就两种可选,素食和非素食)。我们两种都尝试一下。

    没想到一个小时的航班,吃得这么爽。玛莎拉的味道相当好。还有餐后甜点,同样的非常甜(真的要吃不下了)。

    jet_airways

    今天的好运气可能到此为止。

    打车

    在瓦拉纳西机场取完行李,我们打算打车去酒店。由于手机号还没有激活,打打不了Uber,就只能找黑出租车。

    本来想尝试一下tutu,考虑到二十多公里的距离,还是放弃了。

    黑车司机想蜂拥一样的,手里拿着钥匙,说Taxi。我们挑了半天,本着省时间的原则,找了个皮肤比较白长得很帅、英语讲的比较清楚的小哥,给我们看一个打车软件大概是五百多到六百多卢比,讲好到市区500卢比。
    小哥很热情,说带我们走,可是到了停车的位置,这个小哥把我们“卖”给了另外一个司机。

    司机上已经有两个女孩子,感觉非常友好,我们上了车。这样,一车1000卢比到了市区。后来了解到,很多打车场景都是互相卖的,拉客的和司机很多时候不是一个人。

    和车上的女孩子聊天,才知道之前的打车软件叫Ola,她们不是本地人,没得到什么有效的本地信息。

    真正的印度

    出了瓦拉纳西机场,才真正的看到印度。

    瓦拉纳西人口一百多万,基建水平不是太差。看到印度也在大搞基建,机场到市区也在修路,也有好像有高架桥在修。一路上没什么高大建筑,不过看到很多mall,和麦当劳,这个城市相当不错的感觉。

    可是路上,我们第一次看到路中央的牛。我惊讶的不是牛在路上,我早就听说了,而是如此牛和车能和谐的共处!

    市区拥堵不堪,各种车混杂在一起,不断的鸣笛声,也分不出到底是几车道。车与车,车与牛的距离是相当的近。

    说一点,我之前听说印度的车都没有后视镜(设计上的没有)。可事实上,我看到的基本都有,就连tutu车都有(但是都掰在里面),有几个车没有左后视镜,其实都是撞没了!还有调节钮。

    接近酒店了,司机只给我位置,说里面的小巷进不去还是不能调头。还好我看到了酒店名字,就下车了。

    酒店距离恒河夜祭的石阶大概有两公里,因为我听说石阶附近的酒店很难找,而且几乎没有热水。

    “好心人”

    酒店很不错,和一般的国内酒店没区别,据说是瓦拉纳西非常好的酒店了。还可以俯瞰放风筝,别有一般风景。

    修整一下,就打算去看恒河夜祭。酒店帮我们打了tutu,这也许是最容易打的一次车,100卢比,到石阶(网上说100卢比/3km,我们看距离也就3公里)。

    可是这3公里无比漫长,从来没有做过tutu,敞篷的爽快和刺耳的笛声都是直观的。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公里的地方,司机停下了,用我们听不懂的话说什么。我们怀疑是为了想加钱(其实是前面封路了),我们说什么他也根本听不懂。我们路人求助,路人也很难听懂。

    耗了很久之后,有个“好心人”,跟我们讲前面封路了。

    我们付了钱,下车。”好心人“说他家在附近,可以带我们去。我问多少钱带我们过去(怕遇到黑导游),他说免费,表现得很虔诚的信徒,逢神必拜。我们也考虑到可能在石阶需要donation,但是网上价格不高,就相当于门票费用了。

    有些“违章”的tutu车,警察拿着棒子打车,有很大的声响,指挥。我想在这种嘈杂的环境,要是这有这种方式能“通知”到位了。

    我们就跟着他走,说明了我们想去的两个石阶。结果他带我走的路是相当难走的,路非常窄,走了很久,有些需要打开手电筒。

    到达看夜祭的地方,只能看到一部分,我们只看到三个祭司,也要结束了。

    夜祭结束了,”好心人“带我们去看火葬,又是很难走的小路,有些窄到一个人通过。还没到那个石阶,就另外的人(好像是”工作者“)领我们到一个台阶上,给我们讲。但是讲来讲去都是”你明白吗?捐献多少取决于你“。我们之前做好了donation的打算。
    但是他说一公斤木头要几百美元,我们考虑,毫无疑问,我们被骗了。

    我打算给几百卢比赶紧走,可是”工作者“并不满意,我们主动走了。我怕纠缠,我塞了250卢比给”工作者“,就往回走。

    ”好心人“带我们说”去他家看看“,可我们只想走出去。又是七拐八拐的,看到他的家是”没有人去的商店“,他说进去看看,买不买没关系。我们觉得不能再上当了。

    往外走,”好心人“拉了一个人说,这个是他老板。现在已经挑明了,我们遇到了黑导游,而且他们要挟我们,说我们走错了路。

    我们往人多的地方走,可怕的是一直被跟踪,甚至被堵住。

    可是我们还是走到主路上了,我们已经不信任他说的任何话了。

    可是我们还是被跟踪,被要要求每人给500卢比。我们不干,给了200卢布,骂了一顿,让他们走。我们停在警察附近,看到他们往回走了,我们确认没有被跟踪之后跟着谷歌地图走回到酒店了。

    回去了路上踩了大量牛粪。

    我们回想,这个瓦拉纳西的经典骗术之一。

    超市

    酒店旁边有一个很现代化的超市。

    一楼服装,二楼生活用品,三楼食品。
    有意思的时候,有购物车,但是没有电动扶梯(坡道上都是被购物车撞的痕迹),只有一个容纳空间电梯。

    买了果汁和水,逛了逛,买了件衣服,回去睡觉。

    电话卡激活了,但是还是不能打电话。
    打电话给德里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明天早上九点再打电话,有人会回答你这个问题。

    在印度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可以说这是非常长的一天。

  • 2018/9/30 posted in  India